土耳其借欧美打压中国电车,埃尔多安供应链枢纽野心浮现?
06-28
934
0
掌链 老八

6月初,土耳其外长费丹应邀来华访问,向中方表态,希望中方电动汽车公司能加大在土投资,多多建厂,互利互惠,土方不允许任何势力在土耳其领土上从事损害中国主权、安全的行为,不认同、不支持打压遏制中国发展的错误行径。

image.png

费丹访华(图源:外交部网站)


然而,就在费丹访华结束后的72小时内,土耳其方面“翻脸不认人”,宣布对原产地为中国的燃油及混合动力乘用车征收40%额外进口关税,并自发布日起30日后实施。

这对中国电动车的出口是一个重大打击,一旦土耳其新规正式实施,那么中方出口到土耳其的每辆汽车,至少需要缴纳7000美元的税款。

这并非土耳其第一次对中国电动车动手。2023 年 3 月,土耳其将中国电动汽车品牌的进口关税提高了 40%,最终总关税达到 50%。巧合的是,就在比亚迪与土耳其分销商 ALJ Türkiye 签署谅解备忘录以进入土耳其市场之后,这一举措就发生了。

一、借势欧盟遏制中国:土耳其对华加税事实

对于土耳其的加税行为,我国商务部表示,土耳其方面将要对中国生产的练车征收高额关税,导致我国汽车产品的待遇不如其他国家产品,这已经构成了对我国商品的严重歧视行为,我国方面坚决反对,并且提出严正交涉。

image.png

俄外交部副部长(图源: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土耳其外长费丹访华时还表示,土耳其希望加入金砖国家,而据观察者网6月19日报道,俄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在记者会上直言:想加入金砖组织,最重要的一个前提就是不参与、不针对金砖国家进行任何非法制裁和限制措施。

里亚布科夫还特意提到,尤其不能对俄方进行非法制裁,再次暗讽了土耳其。

为什么土耳其冒着同时得罪中国和俄罗斯的风险也要加税?背后的动机似乎有三个:首先,土耳其希望保护本国电动汽车产业链免受中国竞争的影响;其次,鼓励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在土耳其建立本地生产设施;最后,配合欧盟对中国电动汽车加征关税的政策,为自己加入欧盟递上一份“投名状”。

实际上,中国电动车本来就是要开拓欧洲市场,入驻欧洲国家的。据彭博社今年5月17日报道,土耳其正与中国比亚迪和奇瑞就电动汽车工厂进行深入谈判。土耳其工业部长卡西尔说:“我们希望尽快完成谈判。我们与他们双方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并补充说,与上汽集团的单独谈判也在进行中。

上个月还在谈合作,这个月就大肆加税打压中国企业,土耳其的“吃相”真是相当难看。

二、过河拆桥?土耳其抢盘新能源汽车欧洲市场

土耳其的汽车工业目前位居世界第 14 位,每年生产 130 万辆汽车,但2018年之前尚未成功建立自主设计和生产的汽车品牌。

为推动土耳其本土汽车制造业发展,土耳其现任总统埃尔多安启动了国内汽车倡议项目。在土耳其商会和商品交易所联盟的支持下,五家土耳其公司聚集在一起,目标是设计和制造 100% 电动汽车。结果就是Togg(Türkiye'nin Otomobili Girişim Grubu,字面意思是“土耳其汽车企业集团”)于 2018 年 6 月 25 日诞生。

随后,2022年10月29日,土耳其共和国成立99周年纪念日,Togg首款量产车T10X正式上线。

image.png

图源:chinaglobalsouth.com

中国作为电动汽车行业和电池生产的全球领导者,在Togg的供应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2023年4月,为了生产汽车电池系统,Togg与中国锂离子电池开发商和制造商Farasis Energy成立了合资企业Siro电池开发和生产园区。

如今,尝到合作甜头的土耳其,转头就视中国电动汽车为最大的竞争对手,“落井下石”借势欧盟对华加税遏制,实在是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

不仅如此,红海危机也推高了中国电动车的物流成本。亚洲和欧洲虽然同处欧亚大陆,但亚欧90%以上贸易靠海运,而非铁路等陆运。海运成本上涨,对全球最大货物贸易国中国来说,可能进一步抬高商品成本,削弱中国供应链竞争优势。

国际航运公会警告称,货轮避开苏伊士运河、绕行非洲南部,意味着航行成本增加、航运天数增多,交货时间相应推迟,必然伤害全球供应链。

今年1月12日,美国媒体报道,全球海运物流成本将越来越高,部分亚洲-欧洲航线上集装箱价格近期飙升近600%。

image.png

图源:中远海运集团

“常规的”中欧海上之路走不了,绕道好望角,兜兜转转,是“中国制造”出口成本的上涨,延迟交货的频发,供应链协同的失序。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国际货代分会会长康树春表示,“一艘集装箱船从亚洲到欧洲,如果选择绕行好望角,航程会增加7000~10000公里(约增加1/3),大约多航行6到14天的时间,仅油费会增加十几万美元到几十万美元。”

三、埃尔多安的野心:打造国际供应链枢纽

目前,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之下,土耳其联通世界的战略地位使其处在“东西方之间”的漩涡地带,既可以靠近西方,积极融入北约和欧盟,又可以走向东方,融入“一带一路”、上合组织和金砖国家。

自从土耳其与欧盟达成关税同盟,与近30个国家达成的广泛自由贸易协定(FTA),土耳其建设国际供应链枢纽的优势进一步得到了加强。

image.png

伊斯坦布尔运河示意图(图源:vovworld.vn)

2019年,在宣布建设“伊斯坦布尔运河”时,总统埃尔多安曾表示,要利用土耳其“东西之间”的微妙地位,争取多拉国际投资,“最大限度地分享其他国家的潜力”。

所谓“其他国家”主要是中国和美国,当时,美国正在规划价值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而中国正在规划价值559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因此,伊斯坦布尔运河项目对于增强土耳其地缘政治地位的实力也至关重要。

此次,埃尔多安借势欧盟加税打击中国电动汽车,就是另外一次“中美相争,(土耳其)渔翁得利”的例子,土耳其一方面想加入“金砖”获得更多的利益,另一方面又试图把对华“捅刀”当成加入欧盟的“投名状”。

而且,新能源产业是面向未来的朝阳产业,得新能源产业者得全球经济。土耳其大力布局新能源汽车供应链,图的也许并不仅仅是占领欧洲市场,而是成为未来的国际供应链枢纽。

对于打造国际供应链枢纽,土耳其的确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在土耳其当地,4小时航线能辐射两大洲15亿人,覆盖从东京到纽约十六个时区市场,密集的航线贯通122个国家255个目的地。因此,有人称“连接土耳其即可联通全世界”。

①交通物流优势:土耳其三面环海,北为黑海,西临爱琴海和马尔马拉海,南向地中海,海岸线长7200公里,使其海上运输具有极大的竞争优势。另外,土耳其与亚、欧8个国家相邻,陆地边境线长2648公里,与多个国家接壤,使得土耳其在发展跨国铁路运输、公路运输上具备天然的竞争优势。

②人口红利优势:建设完善的供应链需要大量劳动力,根据土耳其政府的统计数据,截至2023年底,土耳其总人口超过8500万,是欧洲第二大人口大国,其中15-24岁年龄段的青年人口超过1200万,青年人口占总人口的15%,这一比例高于欧盟27个成员国。

在新冠疫情后的全球供应链重构中,欧美等国“本地、近地、友地”生产或“近岸、友岸”外包等策略层出,带动全球供应链重组浪潮,拥有大量廉价劳动力且坐拥地缘优势的土耳其成为受益者。

总统埃尔多安(Reuters)

③政策支持。2022年初,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在其政府发布野心勃勃的《2053年运输和物流总体规划》后宣称:“到2053年,土耳其将成为一个物流超级大国”,并计划在其运输部门投资1980亿美元(约14462亿元人民币),发展交通物流基建,进一步促进了土耳其成为区域性制造中心。


参考资料:

掌链:《美印欧建“新丝路”惹火一大国总统!他要1.4万亿建“超级物流大国”,争锋欧亚大陆为复兴奥斯曼雄风?》

chinaglobalsouth.com:Sino-Turkish Competition and Cooperation in the EV Sector

观察者网 :《俄副外长:任何寻求加入金砖集团的国家,都不应该参与非法的单边制裁》


作者:老八


点赞
收藏